江苏最近彩票大奖|洛阳十亿彩票大奖

曾參與《鋼鐵俠3》的這家公司為何走上退市之路?

時間:2019.10.15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五年


1905電影網專稿“是男人成就了盔甲,還是盔甲成就了男人?”


也許一千個人有一千種回答。但《鋼鐵俠3》里的這句經典臺詞,至今讓無數影迷記憶猶新。作為漫威電影宇宙的第七部影片,此片以7.54億票房成就2013年進口片年度票冠。印紀傳媒身為鋼鐵俠背后的中國資本,彼時更是風光無兩,市值最高達到460多億。


命運的起伏總有驚人的相似。2019年4月,《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國內地全球首映打破多項票房紀錄。觀眾如水般涌入影院,只為目睹托尼·斯塔克最后的大銀幕身影。“愛你三千次”也成了觀眾懷念這位漫威英雄的最好臺詞。


半年之后,曾助力鋼鐵俠內地影市起飛的印紀傳媒發布退市公告。在不同的舞臺上,兩者畫出了相似的命運軌跡。作為A股首支退市影視股,印紀傳媒又給同行留下了哪些啟示?



首支A股退市影市股的“前生今世”


在深秋的寒風中,印紀傳媒退市傳聞塵埃落定。曾經影市航母有跡可循的沉沒,讓人唏噓不已。


2019年10月10日晚20點54分,*ST印紀發布《關于公司股票終止上市的公告》。公告內容顯示,因2019年8月15日至2019年9月11日期間,公司股票連續二十個交易日的每日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符合《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第14.4.1條規定的股票終止上市情形。



經過深交所上市委員會的審核意見,深圳證券交易所決定公司股票終止上市,并自2019年10月18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期限為三十個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這份官宣公告,也標志著印紀傳媒成為A股首支退市的影視股。最高身價460億的公司市值,如今一路縮水至9.73億,怎一個“慘”字可以形容。



2014年底,以廣告業務起家的印紀傳媒借殼當時的高金食品登陸A股,受到資本關注。在此之前公司參與過《杜拉拉升職記》、《鋼鐵俠3》、《軍師聯盟》等中外影視作品的制作,并取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2017年3月,印紀傳媒的總市值一度超過460億元,堪比華誼、光線等傳統頭部上市影企。


印紀參與的部分影視作品


山雨欲來風滿樓。印紀傳媒的退市,也早有前兆。實際控股人套現離場,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大一根稻草。


2014年印紀傳媒重組完成后,肖文革直接和間接合計持股比例為77.95%,成為該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2018年通過這兩次減持,肖文革累計套現24億元。如今來看,此舉已為印紀傳媒最終退市埋下伏筆。


除此之外,2018年7月,印紀傳媒曾作價6600萬元購買控股股東肖文革名下房屋作辦公場所,并支付660萬元首期房價款,后來該項交易并未順利進行。按照協議規定,肖文革應當返還此款項,但其以現金流緊張為由至今未能返還。這也是實際控制人掏空上市公司最長用手段之一“收購大股東資產”。



印紀傳媒退市“啟示錄”


印紀傳媒的退市,能給國內其他跨界上市影企哪些啟示呢?


從原因來看,大股東惡意掏空公司成為罪魁禍首。如果上市影企出現“收購大股東資產”、“強占上市公司貨幣資金”、“違規為大股東擔保”、“惡意分紅”等現象時,普通股民就應當小心了。


目前而言,國內傳媒板塊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現象并不常見。當人為因素處于可控范圍內,如何解決優質內容的可持續生產,成為各大上市影企共同面臨的實際難題。


2016年完成對賭協議后,印紀傳媒參與出品的大銀幕作品屈指可數。2018年賀歲檔,印紀傳媒全資子公司霍爾果斯印誠紀年影視公司參與聯合出品的《斷片之險途奪寶》累計票房僅5038萬,豆瓣評分2.8。缺乏主控爆款作品,也是加速印紀傳媒退市的重要原因。



在此方面,擁有“爆款捕手”美譽的北京文化則是跨界上市影企的代言人。從投資《戰狼2》到入局《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再到目前熱映的《攀登者》。北京文化對于優質內容的嗅覺,不可不謂之優秀。


而僅僅只是資本層面的參與者,對于企業的正面成長還是影響有限。只有做內容的深耕者,在不斷的試錯與嘗試中,才能讓作品能夠最大程度引起當下觀眾情感共振。深諳此理的北京文化,去年宣布啟動《封神三部曲》項目。


總制片成本達到30億,也顯示了北京文化對于項目的重視。如此巨額“學費”之下,主控方在品控方面必然也會做到精益求精。定檔2020暑期檔的系列首部作品,得到市場重點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北京文化主控的《封神三部曲》備受期待


以“舞臺劇IP+影視化改編”模式制造爆款的開心麻花影業,自去年國慶檔《李茶的姑媽》失利之后,再無作品上映。這也表明對于當下觀眾口味的判斷,不能刻舟求劍。優質內容必須建立在對未來市場需求的精準研判上,否則只能起個大早趕個晚集。


2019年半年財報顯示,曾參與出品過《大圣歸來》、《我的團長我的團》、《士兵突擊》的跨界上市影企鹿港文化營收同比出現下滑,主要原因就在于主控爆款影視作品的缺失。這種現象,在其他跨界上市影企身上并不少見。


曾參與過多部知名作品的跨界上市影企鹿港文化營收同比也出現下滑


無論是跨界影企還是傳統影視公司,又或是互聯網影視新貴,誰能擁有優質內容持續生產力,誰就能贏得觀眾的喜愛與資本的青睞。當然,這一切建立的前提是公司大股東長遠立足于影視產業的決心與恒心。


文/五年

江苏最近彩票大奖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 pc幸运28预测 3171游戏李逵劈鱼下载 赌博惨痛经历 重庆时时采 股票融资平台有哪些 重庆快乐10分钟吧 德国对瑞典比分预测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快乐飞艇网站 莱特币最新信息 浙江快乐12选5预测 11选5组三稳赚投注 领航时时彩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预测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