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最近彩票大奖|洛阳十亿彩票大奖

爾冬升說,古天樂的轉型是從他的電影里開始的

時間:2019.10.14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XxX
品道爾冬升:“做監制的心得是我的謀生工具” 時長:08:45 來源:電影網

品道爾冬升:“做監制的心得是我的謀生工具”收起

時長:08:45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采訪開始前,爾冬升認真地看完了提綱,毫無架子地走過來和我們溝通,“不好意思,有幾個問題太偏向創作內容了,我不方便回答,因為那是導演的表達欲。我作為監制,只是盡可能地把這些東西更精準得體現出來。”他對待工作的認真細節,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犯罪現場》是他監制的又一作品。



繼導演了電影《三少爺的劍》之后,他便沒有再執導過電影作品,而是一直在為新人導演的作品擔當監制,如同一位大家長一般,從前期制作到后期宣傳,出來保駕護航。


除此之外,近幾年,只有在中國香港金像獎頒獎晚會時,他才會現身公眾面前。作為評委會主席的他,就像掌門人一樣,站在紅毯的那一端,等待當晚的每個嘉賓的到來。



然而,每每在對話中提及金像獎,他都會先嘆息,“很擔心今年最后的上片數。”


年輕的時候,他是香港最早做獨立制片的導演;中年之際,他又是最早“北上”的香港導演之一。可見,對于市場,他始終有自己獨到的看法。


談監制

——這是我的謀生工具


10月上映的《犯罪現場》和《催眠·裁決》都是爾冬升的監制作品,同時這兩部作品同屬犯罪題材。



“沒辦法啦,電影拍完之后,什么時候上映就要看發行方了。”談到自己的作品在同月打擂臺,他也無奈地笑了笑。


不過在他看來,《犯罪現場》相對運氣更好一些。


“導演馮志強其實準備這個本子很多年了,但是一直因為演員的問題,沒有開機。”于是,爾冬升就幫導演將這個劇本遞給了古天樂的公司——天下一公司。“但沒想到,導演第二天自己就在一個活動上遇見了古天樂,古仔看了劇本也很喜歡,后續就順利開機了。”


爾冬升在《犯罪現場》片場


作為監制,爾冬升一般會盡可能尊重導演的想法,根據不同導演的想法“對癥下藥”,做出不同的指導方法。


對于編劇出身的導演馮志強,他則從中國臺灣請來了一位“劇本醫生”。他指出一些劇本問題,然后通過這位“劇本醫生”更專業的角度,去和導演磨合。


“這片子我主要還是盯剪輯,不過沒想到的是,這版整整剪了十個版本才定下來。每一版出來都有問題,和他一直在調整。”這次完全打破了爾冬升從業之后的記錄。


《犯罪現場》殺青


對于這種情況,爾冬升表示,“肯定有分歧,但通常都是努力說服”,十個版本見證了兩人之間的磨合,“剪輯師清楚你要找什么,你剪的版本都還在這里。我只是把我那部分剪好,你的那部分不會刪除的。”


他盡可能把握好自己作為“監制”的度,從來不希望自己凌駕在導演之上。相反,他還希望能給導演更多自己的表達空間,所以在接項目的時候,他同樣希望劇本的完成度能在8成以后。“如果只有7成的話,我就要在劇本的時候介入,那樣會很累。”


雖然嘴上說的是“累”,但他更害怕是因為自己的“過多指導”,導致對導演的創作產生“干預”。


除此之外,爾冬升近年在內地也參與監制了不少作品。


“有的電影真的好,但是可能沒人幫忙的話,不一定能上院線。”《提著心,吊著膽》《清水里的刀子》就是這一類作品。



“我之前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做評委,看到《提著心,吊著膽》,很喜歡這部電影的故事,可是在剪輯方面確實還有進步的空間,所以便主動提出做這個電影的監制。”為此,他還找來了配樂大師金培達,為這部電影的配樂提供建議,“都是免費的,還要以后還這個人情。”



最后,這部成本只有100來萬的影片,獲得了近1400萬的票房成績。


當我們問到他這幾年的監制心得,他卻開玩笑回應,“做監制的心得是我謀生工具,我不能亂跟你說的。”


不過,爾冬升坦言:“監制和導演之間就像是在談戀愛的感覺,一定要選好對象,在創作上要適當取舍自己的想法,青年導演需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不是觀眾想要的。”


談演員

——香港地區演員斷層很嚴重


眾所周知,爾冬升在成為導演之前,曾進入邵氏當演員,1977年憑借《三少爺的劍》中三少爺謝曉峰一角一戰成名,成為邵氏一線小生。



時至今日,作為導演的他,依舊關注著演員這一批人。


2013年,他在橫店拍《三少爺的劍》時,卻因為對“橫漂”的關注,率先拍出了《我是路人甲》



如今,電影中的那些“橫漂們”有的還在“漂”,有的每年能參演一些不錯的網大,有的也已經回到老家。


實際上,爾冬升那時候的初衷,并不是說要為那群“橫漂”實現大明星的夢想,或者通過電影讓他們得到某種成績,“當時就和他們說過,電影不會為他們帶來什么,還是要靠自己。你們現在好像關系很好,一起生活那么久,中間你們可能會經歷談戀愛,甚至可能分手,可能會翻臉。如今再回過頭去看,都已經一一實現了。”



雖然這段說聽起來那么殘酷,但他實際上是“刀子嘴,豆腐心”。


戲外,他依舊給予他們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比如推薦萬國鵬去參演古天樂的電影《明日戰記》,“這片子現在還在做后期,不知道最后成片出來,他的戲份會不會像在《路人甲》里展現的一樣,都被剪掉。”



時至今日,萬國鵬都形容爾冬升是自己的恩師,“從《我是路人甲》到后來的《三少爺的劍》,他全程帶著我去了解一些幕后的事情,工作人員是如何相互配合的。同時他也會言傳身教,告訴我很多在劇組生活的事情。”


在爾冬升眼里,內地近年一直有很多不錯的新人演員涌出,但是香港地區明顯斷層現象很明顯。


“今年金像獎的時候找了32個新人演員來主持,我有特意留意過,女生都各有特色,戲也不錯,但男生就完全斷層的。再看看現在市面上的演員,中生代就古天樂,年輕一點的就是余文樂謝霆鋒,謝霆鋒現在又去當廚師了,真的沒有人了。”



“我覺得他現在真的在一個頂峰了。”聊起古天樂,爾冬升這么說。


“其實他自己也在改變,從我們拍《門徒》的時候,他愿意去扮丑,丟掉偶像包袱,在戲里開始丑化自己,包括他后來演了很多喜劇片,他都在惡搞自己。他已經完全沒有枷鎖了,所以反而機會也變得很多。”



談未來——

《國家行動》年后開機


爾冬升從香港電影最輝煌時期的邵氏出道,如今經歷了香港電影處于低谷期。他看盡了大風大浪,但依舊沒有放棄。


“過去幾年,一大批人涌入電影市場,但很多都不專業,但是現在慢慢冷卻下來,整個市場開始撥亂反正,進入了一個調整期。”



實際上,他已經3、4年沒有開機了,如今正在和博納影業合作一部掃黑題材電影《國家行動》,“新片劇本在送審,沒有問題的話,明年春節之后就會開機了。”



至于網傳了很久的《竊聽風云4》,他笑了笑,“其實前兩天還在和麥兆輝討論這個項目,之前有過一個劇本,但被推翻了。可能未來會還是以三部曲的故事為背景,重新找三位演員拍。但不管結果如何,這個品牌不能毀掉。”

視頻/喵老師 文/XxX

江苏最近彩票大奖 吉林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 福彩3d2019114期开奖结果 网络棋牌游戏平台哪个最赚钱 内蒙古11选五前三直 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的 可以返还的赚钱软件 小额投资理财技巧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表 福彩快三的跨度怎么看 宁夏十选五走势图 卖吼货哪种最赚钱 淘宝快3网址 理财收益怎么算 打鱼游戏 gtasa手机版怎么赚钱 股票分析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