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最近彩票大奖|洛阳十亿彩票大奖

從《地久天長》到《風雨云》,第六代成功了嗎?

時間:2019.04.04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柯諾


1905電影網專稿 4月4日,《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如期上映。

 

影片上映首日排片占比18%,僅次于《反貪風暴4》,貓眼實時預測最終票房為8659.6萬。豆瓣開分8.3,口碑相當不錯。



盡管DC電影《雷霆沙贊!》明天上映,影片排片將大幅縮減,對比導演婁燁的上一部影片《推拿》的1317萬,本片將會是他個人票房成績最佳。

 

婁燁第一部登陸國內院線的影片是2003年的《紫蝴蝶》,那時正值中國電影市場起步,票房約收300萬元人民幣。隨著銀幕數增長,觀影人數增加,他接下來的《浮城謎事》和《推拿》票房則有緩步提升。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故事涉及犯罪懸疑,投資成本高,動作場景多,召集了井柏然馬思純秦昊宋佳陳妍希等高知名度演員,有著一副商業大片的賣相。



那個印象中堅持藝術表達的婁燁,變了嗎?

 

同為第六代導演賈樟柯《江湖兒女》王小帥《地久天長》也在先前接連登陸國內大銀幕,影片的票房成績是他們迄今最佳。



這三位第六代領軍人物的電影從以往的小眾、獨立逐步邁向大眾化的商業市場,不禁發問,他們是否開始放低姿態,擁抱主流?

 

這部電影怎么樣?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像是升級版的《浮城謎事》,有懸疑兇殺,有多角人物關系,有暴力與欲望,也有現代都市里的人性罪惡。

 

影片時間從1989年跨到2013年,故事主要牽涉六個人:城建委主任唐奕杰、妻子林慧、紫金企業負責人姜紫成、合伙人連阿云,以及年輕警官楊家棟和林慧的女兒小諾。



這六個人可以分為兩組:一是唐奕杰、林慧與姜紫成、連阿云錯綜復雜的四角關系,另外是小楊與小諾這兩個后輩的情感聯結。

 

電影的開場是一樁命案,緊接著鏡頭進入城中村,那里正在發生一場暴力拆遷。從唐奕杰意外墜樓身亡講起,連帶出連阿云的失蹤案,影片用非線性的敘事結構完整勾勒出20多年來的風風雨雨,逐漸揭曉案件真相。



影片試圖以這些個體的情感糾葛闡釋權力欲望的悲劇性,它真實紀錄了一個時代的形與色,一如婁燁曾經說出的創作誓言:“我的攝影機不撒謊”。

 

我們可以看到比以往婁燁電影更為強悍、極致的影像力度:晃動的手持攝影,不規則的構圖,近景和特寫鏡頭,碎片化的剪輯,不特意打光的夜戲、沉浸式的情緒氛圍…

 

最令人稱道的是一段聯結不同時空的節奏蒙太奇,一邊講述四個人的關系發展史,一邊連接起楊警官的調查段落。轉場數量多,情節信息量大,整體一氣呵成,節奏暢快,比很多懸疑片還要“燒腦”。



即便視覺畫面令人目不轉睛,哪怕只是短暫出現一張照片,都能感受到那種細微的真實感與暗流涌動的戲劇性。

 

婁燁是中國內地最會拍攝城市空間的導演。上海、武漢、南京都在他的電影里煥發獨特的影像質感。《風雨云》故事發生地輾轉廣州,香港和臺灣,這些地方也一改以往銀幕氣息。



婁燁的電影美學關鍵還在于他對演員身體的捕捉能力,形成一股角色與所處情境的巨大張力。

 

井柏然被追殺時的奔波姿態,宋佳演繹精神崩潰的情緒狀態,秦漢燃燒尸體時似笑非笑的神情,張頌文向拆遷戶喊話的模樣,陳妍希唱出的《一場游戲一場夢》,馬思純在酒吧望向井柏然的淚流…



每個演員都在電影里找到最合適自己的位置,他們的臉經得起特寫,他們的肢體也引導著故事的走向。

 

影片在劇作和結構上存在很大缺憾,角色弧光讓位于懸疑敘事,對小楊和小諾的愛情書寫著墨過少,林慧放走小楊的心理動機也是模糊的。



四人關系實質落點狗血奇情,結尾解謎陷入了重復與拖沓,局限于男女情愛,更有厚度的社會政治面相淺嘗輒止。

 

《風雨云》以藝術化的形式與風格講述了一個懸疑類型片的故事,對婁燁來說,這是他投入商業市場后的一種創作新路嗎?

 

我們再看看同為第六代的王小帥和賈樟柯。

 

他們改變了嗎?

 

30年前,第六代導演被稱為是一群屬于“在都市邊緣處一個獨特的流浪藝術家群落”,是一群“矢志于電影、卻苦于沒有資金的未來電影導演。

 

他們在80年代中后期進入北影、90年代開始執導影片。婁燁、王小帥和賈樟柯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是風格鮮明的電影作者,走國際電影節的路線。



30年后,中國電影市場涌入大量資本,票房持續井噴創造紀錄,管虎陸川寧浩等第六代轉換跑道,緊擁商業浪潮。婁燁、王小帥和賈樟柯進入市場晚,但他們不像前者就此沉入大片題材。

 

他們還是和以往一樣,熱衷關注小人物在時代里的命運變化。

 

《風雨云》《地久天長》《江湖兒女》《山河故人》都講述了跨越數十年的故事,都呈現了相似的舞廳記憶,還有《一場游戲,一場夢》《友誼地久天長》《淺醉一生》《珍重》這些時代流行音樂。

 

《風雨云》和《地久天長》也有相似的形式結構:時空交錯,打碎劇情的連貫性。《山河故人》《江湖兒女》是賈樟柯一貫的分段式敘述,也充斥著很多視覺符號和隱喻。

 

他們仍然堅持嚴肅題材與深刻意義,但在這個以消費邏輯主導的世界里,追求“深刻”的人畢竟是少數,就像他們三人的電影票房至今都無法過億。

 

在保持藝術風格與自我表達的前提下,他們也開始有融入商業化的盤算。

 

最明顯的是“小鮮肉”或流量演員的參演:除了《風雨云》的選角,婁燁的下一部作品《蘭心大劇院》主演除了鞏俐,還有趙又廷和日本演員小田切讓,演員陣容走向國際化。



《地久天長》有王源,一開始的人選還有華晨宇彭昱暢。《江湖兒女》邀來徐崢張一白張譯、刁一男等客串,甚至賈樟柯就是以他們為原型想象來創作。


 

他們的這幾部電影也加入了類型化的情節模板。《風雨云》是懸疑片,還有《尋龍訣》編劇張家魯擔任監制。《地久天長》是情節劇,《江湖兒女》則把愛情與黑幫片結合一體。

 

當創作者面對市場,就是面對一般觀眾的觀影心理,如王小帥對轉型商業片的看法:“把導演的主觀意識稍微放下一點,尊重這類電影的客觀性、市場性,并研究觀眾心理,投其所好。

 

從這些電影來看,他們的精英化立場的確在減弱。王小帥對影像本體的探討減少了,賈樟柯轉移了街頭現實主義作風,婁燁對意識形態的對抗性也趨于理性緩和。

 

在都市化進程中,他們個人的生活更加日常化、同質化,電影表達的情感也更為世俗。

 

不過,這些改變只能說明他們開始有照顧影院觀眾的思維,談不上創作路線的徹底變革。

 

婁燁過去曾發問:“現在越來越難判定,是安東尼奧尼電影還是成龍的《紅番區》更接近電影的本質。

 

實際上,《風雨云》《地久天長》和《江湖兒女》已經模糊了商業片與藝術片的定義。

 

正是因為擁抱主流市場,婁燁、王小帥和賈樟柯才以他們獨特的藝術表達形式為中國電影形塑了不同的樣貌。他們還在這條路上探索著。

  

誰是市場的玩家?

 

當電影進入院線,他們三人也必須面對影片上映前后的一系列宣傳活動。從創作者變成銷售者的過程并不簡單。

 

幕前幕后,婁燁都是那個沉默寡言的人。拍戲時他不會主動和演員多做交流,電影上映前不會吆喝賣片,不參加路演活動,發布會或首映現場都不愿多說幾句話。

 

《浮城謎事》2012年上映,排片低迷,三天后面臨下線危機。那時候的“婁燁電影”,在大眾群體里的認知度非常低。

 

《推拿》改編畢飛宇同名小說,在柏林和金馬獎上斬獲獎項,獲得認可后再上映。小說的第一句話是“散客也要做”,影片宣傳也走的“散客也要做”的分眾化路線,影迷成了影片觀眾群的主力軍。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得益于明星主演陣容,演員幾乎就是影片物料的主推內容,為宣傳加了不少分。



宣發團隊也有巧思,出盡奇招。與其文縐縐地為大眾介紹婁燁電影晃動手持的攝影風格,不如用更加借地氣的方式:在首映禮上為觀眾準備“嘔吐袋”、映前發布“觀影提示”海報,打趣寫道:

 

“影片全長124分鐘,相當于坐12次跳樓機,24次過山車,41次海盜船或是喝十杯濃縮美式。”



在婁燁眼里,這些圍繞著票房打轉的工作,從來都不是他在乎的重點。王小帥反倒是那個希望能摸清市場行情的人。

 

從2005年的《青紅》開始,他的電影踏入國內商業院線。《青紅》的拷貝數是當年《無極》的十三分之一,最終票房為400多萬,《無極》為1.81億。拷貝當然不是票房失利的主因。



下一部《日照重慶》被看作是商業轉型之作,但無論是題材、類型、演員、檔期還是發行宣傳,和《青紅》一樣,這既是屬于王小帥私人化的文藝表達,也不是一部商業片應該有的運作模樣。投資人韓小汐當時甚至炮轟王小帥轉型失敗,宣稱他的投資就此付諸東流。



到了《我11》,王小帥仍然迷失在國內電影市場的叢林法則里,他在微博上投入不少宣傳精力,最后只收不到500萬的票房成績。

 

《闖入者》開始,王小帥自主組建宣傳團隊,影片投資2000萬,宣發費用1100萬。他跑路演活動、投入廣告、聯合尚雯婕創作推廣曲,還發布“致我的觀眾”公開信,用悲情營銷苦求排片。最后僅收1000萬左右票房,遠不及成本。



《闖入者》之后,王小帥成立冬春影業,推出多部監制項目,從幕后拓展商業版圖。但前段時間為了新片《地久天長》,還鬧出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營銷手段。

 

他在朋友圈呼吁年輕人進影院觀看,聲稱是“泡哥泡妹”的絕佳選擇,并呼吁他們帶著長輩去看,“他們好久沒有看過現代化的豪華電影院了”,引發網友吐槽。

 

王小帥曾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們傻嗎?賈樟柯、婁燁都傻到不知道怎么去迎合市場,不知道怎么去做討巧電影嗎?為什么我們還在堅持,市場卻叫我們滾蛋?

 

“創作者不應該去想票房”,這是王小帥身為創作者的堅持,但電影一旦上映,面對成本回收和利益相關壓力,他還是會投入宣傳,甚至以過激的錯誤方式。



他們三人,賈樟柯才是深諳商業游戲規則、逐漸學會玩轉市場的導演。

 

2006年,賈樟柯選擇讓《三峽好人》與《滿城近代黃金甲》同日上映,正面對決。年輕氣盛的他撂下一句狠話:“我想看看在這個崇拜黃金的時代,誰還關心好人”。



影片在全國小范圍上映,票房當然凄慘,以200萬不敵《黃金甲》的2.7億。

 

賈樟柯心中早有如意算盤。《三峽好人》投資僅600萬元,海外版權銷售就已經高達4000萬元,收回成本。

 

他的電影常跑國際電影節,不僅是為了藝術榮譽,也是為了賣好價錢。從項目投資到海外版權發行,北野武工作室和與法國MK2電影公司已經是現在賈樟柯電影的主要推手。

 

制片人市山尚三曾說,比起侯孝賢,他更傾向與賈樟柯合作,因為他拍電影一般只有兩三個月,也不會預算超支。



作為山西人,賈樟柯身上無疑有著“晉商人”的智慧與血脈。

 

現在,電影導演只是他其中一個身份,他會為某社交軟件、手機品牌等拍攝廣告片;他成立了西河星匯和暖流文化兩家電影公司,一家專注文藝片,一家參與制作商業電影;他還籌建藝術中心,創立平遙國際影展,開辦種子藝術影院…

 

對于電影宣傳,他同樣不遺余力。在《山河故人》上映之初,短時間跑遍全國17個城市的影院進行路演。

 

《江湖兒女》則召集12家影視公司聯合出品,在定檔發布會上,邀來全國400位影城經理到場支持。他到虎撲社區做下沉式的宣傳,參加《我就是演員》等綜藝節目,還在媒體見面會上與楊超越合體。



賈樟柯與宣發團隊的深度配合,讓他的電影票房成績一部比一部高漲。以商業反哺藝術,他走得最遠,最實。

 

總之,婁燁、王小帥和賈樟柯進入主流市場后,從電影創作到宣發上映都做了某些改變和嘗試,如賈樟柯形容,“過去挑戰權威、現在挑戰市場、未來挑戰自己”。

 

那么,未來到底會是什么樣呢?賈導也說了:“我不相信,你能猜對我們的結局”。

文/柯諾

蜘蛛俠:平行宇宙
動畫

蜘蛛俠:平行宇

蜘蛛俠跨時空集結

菊豆
經典

菊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超強臺風
動作

超強臺風

國內災難片佳作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驚天動地
驚悚

驚天動地

真實再現汶川地震

江苏最近彩票大奖